据一位村民介绍

2020-08-13 19:34

据村民介绍,先是村西一块170多亩的土地在10多年前“租”给了山西宾利钢结构有限公司(下简称“宾利钢结构公司”),自此以后,宾利钢结构公司就建围墙把这块地围起来,声称开办公司业务,并承诺每年给村民一笔青苗补偿费,也就是村民口中的“租金”。

小店区的土地故事远未结束。8月中旬,有红寺村村民在太原市国土局官网看到村西那块由宾利钢结构公司圈占的约170亩土地要挂牌出让了,起始价是8.5亿元,挂牌截止日期是9月12日。

李亚力仅仅当了一年的山西省公安厅副厅长兼太原市公安局长,即因其子打人事件遭停职。据前述山西省公安厅高层人士透露,李亚力也涉白培中事件。

“没有了土地,也没得到钱”,村干部更是被村民指与部分官员以及开发商“勾结”出卖村中利益。2010年,因土地问题,郝二柱案发,却又很快释放。村民们再次把矛头指向了柳遂记。

围绕着土地问题,蜂起的上访潮从未止息,柳遂记倒台了,在一些村民看来,“解决问题的机会或许来了。”

9月15日,一位上访代表告诉本报记者:“这块土地已经成功拍卖,被宾利钢结构公司拍到,价格是10.2亿元。”

法律文书中的“非法转让土地使用权”,在村民的口中就是“卖地”。导致刘云建获刑的是村西一块约28亩和村西北角一块约70亩的土地。村民们告诉记者,前一块土地“卖”给了山西银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银海公司”),银海公司建成濒临滨河东路的名为“银海水韵”的两栋高30余层的商品楼并已部分出售;后一块土地则“卖”给了山西美锦集团,如今四栋烂尾楼矗立着,那是未建成的“首府”住宅小区,“已建了好几年了,因为刘云建被判刑,就停了下来。”

“这是柳遂记为他的个人利益集团精心策划的‘规则保护伞’。”9月9日,一位红寺村村民对本报记者说。

据前述接近太原警界高层的人士透露,苏浩被从太原市公安局长任上调离时,时任太原市政法委书记的柳遂记曾与时任晋城市公安局长的李亚力进行了一番竞争,“柳没有争过李,后来李一出事,柳马上就补上去了。”

村民们议论较多的还有村南一块约300亩的土地。“倒腾了几次,说是50万元/亩卖的,后来一查,每亩价格才16万元。”据一位村民介绍,“我们村里的土地都卖光了,也不知道具体卖了多少钱,村民一分钱都没得到。”

同属小店区管辖的红寺村原村主任郝二柱在2010年因村中土地问题被抓又无罪释放,柳遂记更被村民们指为在其中起了特殊作用。

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教授杨光荣是小店区嘉节村人,他通过一年时间的调查,于2013年撰写多篇文章,披露嘉节村村干部通过土地买卖涉嫌巨额贪腐以及贿选的事实。嘉节村位于小店区北五华里处,现有人口4100多人,曾是小店区人口最多、地块最大的一个村庄。太原市最高端的“星河湾”地产项目即起于嘉节村地块之上。

目前村里最具争议的几块土地的出让与转卖都是出自当年刘云建任村主任期间。2011年,纪检部门开始着手调查大马村问题,当年5月,刘云建被太原市公安局刑拘,同年8月被太原市辖下的清徐县法院以非法转让土地使用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

山西省公安厅一位高层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苏浩被指为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金道铭的情妇胡昕通风报信,导致胡昕脱逃;同时,苏浩受金道铭指示,在发生在2011年11月的山西焦煤集团前董事长白培中家中被盗案中,参与了对白培中巨额财产的隐匿与包庇。

“一批放完,运来一批;一批又放完,又运来一批。”村民刘龙(化名)是放鞭炮者之一,他告诉《华夏时报》记者,那天放了价值两三万元的鞭炮。

在红寺村的北面,一块约200亩的土地给了一家叫做鑫盛通的房地产公司,作为交换条件,鑫盛通公司要给村里建10栋村民安置小区,但“从去年春天开始,太原市的小产权房全都不让盖了,它手续不全,还没有建成,就停了下来”。

即便是刘云建后来获刑了,在一些村民看来,这不过是“做做样子”,因为“他的问题大着呢”。

柳遂记是于2006年离开小店出任太原市政法委书记的,2012年12月起兼任太原市公安局局长。一位接近太原警界高层的人士告诉本报记者:“柳遂记当公安局长不到3个月,网上就出现了举报他的帖子,说他的儿女都在国外,开豪车、住豪宅等。这种帖子出现后,市里开始删帖,把这个事情压了下来,因为柳遂记要是再出事的话,就是这几年太原市公安局出事的第三任局长了。”

陈荣克研究发现,小店区的这些村干部犯罪,其发案率与城中村改造项目及土地征用的开展情况直接相关,且犯罪领域集中化,主要集中在土地领域。一位受访村民告诉本报记者:“小店区的土地乱象并非仅仅是一个人的责任,但柳遂记脱不了干系。”

在柳遂记主政多年的小店区,因土地问题出现争端的,绝非大马村与红寺村两例。有当地媒体人士向本报记者列举:狄村、亲贤村、杨家堡、小马村、范家堡……是一串长长的名字。

相较于大马村,红寺村更偏于城南,早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前,这里还是城郊一个宁静的村落。90年代末,因为山西工商学院的兴建,先是占去了村子东北100多亩土地,此后红寺村开始连续失地,“到现在已经没多少土地了”。而随着太原市“南进西拓”的城市发展,土地价值飙升,对于被“圈”走的土地,村民们积郁的不满日益强烈。

本报记者得到的一份资料显示,2010年8月31日下午,在政法委书记柳遂记主持的一次“就龙城新区红寺村土地转让涉嫌违法一案”的汇报讨论会上,以文件的形式形成了以下内容:对2008年7月以前发生的涉嫌违法用地行为,一般不直接进入司法程序,如属于由国土行政部门移送的案件,应予受理。司法机关要重点打击2008年7月以后发生的涉嫌违法用地行为。

据村民们介绍,柳遂记与大马村联系起来,是自村民刘云建当选为村主任之后。从2003年至2011年,刘云建连任了三届村主任,直至2011年5月因非法转让土地被抓。一位村民告诉本报记者:“大马村土地出现混乱就是从刘云建上任开始的,大家都知道,他和柳遂记关系密切。”

杨光荣告诉本报记者,嘉节村原有土地6000多亩,现已卖掉5000多亩,针对村里的土地问题,村民长期上访,而他作为“全村文化程度最高者,必须站出来为乡亲发声”。在杨教授看来,“村官与地方官员、开发商勾结,抢占村民土地,把国家财富资源变成现金与个人私利,是城镇化中的普遍现象,不仅仅是个案。”

马练营村周边,是富士康工业园、太重铁路工业园等企业园区所在地。据老职工张玉保回忆:“当时柳遂记要求一定改给崇康集团,那时它还叫宏明公司,是个屠宰厂。古交市有个姓郭的老板出价一个亿,不行,结果宏明只出了5300万元就把这个当时并不亏损的集体企业整体买下了”。

柳遂记落马的消息传到大马村是在8月24日中午,那一天,从下午三四点一直到傍晚,“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在这个喧嚣的城中村中炸响,几个小时连绵不绝。

在太原市公安局长位子上坐了一年零八个月后,柳遂记终于落马。柳是太原市公安局三年时间内接连落马的第三任局长。第一个落马的是苏浩,2011年11月,因被牵涉进“李双江之子打人”事件,时任山西省公安厅副厅长兼太原市公安局长的苏浩被调至山西省司法厅任副厅长。今年3月24日,其名字被从山西省司法厅官网撤下。

本报记者在小店区采访期间,位处马练营村北面的一块400多亩的土地屡被提起。现在它是山西崇康食品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崇康集团”)的养殖厂。而早在2005年之前,它还是归属小店牛奶厂所有。2005年,在区委书记柳遂记的强力主导下,原属集体企业的小店牛奶厂进行改制。

此外,“圈地运动”在村南与村北把红寺村包围了。村南的一块约130亩的土地在2007年前后也被宾利钢结构公司“占”去。据村民们回忆,当年在占用这块地时,曾挨家挨户要求村民签字,“作为补偿,在3年之内,如果要房子的,会给40平方米/人,不要房子的,就给每人9.2万元现金。”但是多年过去,承诺中的房子与现金仍无踪影,圈起来的土地则一直荒废着。

2013年11月,小店区法院院长陈荣克曾发表过一篇题为《城市化进程中村干部犯罪案件实证解析——以太原市小店区涉村干部犯罪案件为分析视角》的论文,文中称,“近年来,随着城市化和新农村建设的不断发展,在城中村改造、农村征地拆迁补偿和基础设施建设日益加快的过程中,村干部参与管理的集体事务以及经手的集体资金日益增多,以村干部为主体的违法犯罪现象也日益凸显,无论是案件数量还是涉案金额都呈上升趋势。”

而与前两任不同的是,柳的落马遭查,因由出于警界之外。“他的事基本上不是在市局。”前述山西省公安厅高层人士告诉本报记者,“而是出在他在小店当书记期间,主要是牵涉土地买卖。”

数据显示,从2009年至2013年11月,小店区法院就受理过村干部犯罪案件24件,涉及村干部26人,涉及行政村(社区)20个。

沿着宽阔繁华的平阳路一直往南,到高新街交叉口一带,从平阳路西侧的任何一个巷口穿行进去,即可直达大马村。这是典型的城中村,400多户人家皆以出租房屋为生。如今,来自四面八方的数万租客,在这个杂乱空间里聚居。

大马村西临汾河,与刚刚崛起的长风商务区仅一河之隔,地理位置优越,寸土寸金数十万一亩的价格连零头都不够。一位村民说。就村干部卖地问题,村民上访不止。刘龙说,刘云建背后连着的正是柳遂记。

大马村是山西太原市小店区辖下的65个行政村与95个社区之一,从1996年起,柳遂记开始在这片土地上任职,直到2006年出任太原市政法委书记离开。柳遂记被小店区多个村庄的村民指控与村干部勾结倒卖村中土地牟利,“即便离开小店到了市里,他仍在插手小店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