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得分不是很高

2020-08-26 05:01

2013年的市政府66个部门和直属机构实现全部预算公开,另有13个民主党派和人民团体也自行公开了部门预算。

2013年,18项法规、规章立法项目通过网站及媒体公开征求公众意见,仅《广州市物业管理办法》一项就征得800多条意见。

《广州市规章制定公众参与办法》于2007年出台,将公众参与决策制度化、规范化。2013年,广州制定《广州市重大民生决策公众意见征询委员会制度(试行)》,引入利益相关方代表、专家、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为重大民生决策提供了多方对话协商平台。今年3月,广州出台《广州市重大行政决策专家论证办法》,建立全市统一的重大行政决策论证专家库。

2012年至2013年10月,广州全市法院共受理一审行政案件4383件,审结3701件,同比分别增长0.09%和12.77%。2012年以来,广州市中院行政庭共发出7份司法建议。(林霞虹 徐一斐 王颖华 马伟峰)

马怀德:评选结果公布后,广州市政府法制办主动与我们联系,广州市的领导对这次评选也很重视,广州市法制办向我们索要了报告。我们也如实、全面地告诉了他们评选结果。

为进一步深化广州行政复议制度,广州市法制办于2013年底下发《关于开展行政复议规范化建设试点工作方案》,将市法制办在行政复议上的工作经验在越秀区、市公安局等11个试点推开。

解析“法治广州”

社会矛盾化解可借鉴北京成都

制度建设:

记者:从评选的指标看,广州哪些方面还有待提高?

记者:评选后,广州市政府与课题组联系过吗?课题组有没有给他们一些建议?

“法治广州”最大亮点

在“社会矛盾化解与行政争议解决”一级指标下,我们设置了“信访制度建设情况”、“群体性事件发生情况”、“行政复议制度建设情况”、“行政复议委员会设置情况”四个三级指标。根据测评结果,我们通过搜索引擎查询到2012年广州发生了4起群体性事件,比较大规模的有1起。在行政复议委员会和复议制度建设方面,得分较高的城市,都设置了复议委员会,相对来说,广州得分不是很高。在信访制度建设方面,广州也可以向北京、成都等城市学习,比如北京设置了信访矛盾和社会问题研究中心,成都对涉及民生的信访引入社会监督评价机制。

不过,在法治社会,我们更倾向完善法律救济渠道,逐步解决“信访不信法”的问题。所以在4个三级指标中,我们只把信访作为一个化解社会矛盾的制度,这种安排不是说要突出信访,因为长远来看,信访制度要重新定位其功能。

广州市法制办主任吴明场表示,这个试点方案的目标是畅通行政复议渠道,提高行政复议办案质量和效率,强化行政复议纠错功能,并增强行政复议权威性和公信力。

数说

深化行政复议:

目前广州有五个主要的公咨委,分别为:同德围公咨委、城市废弃物处理公咨委、东濠涌公咨委、重大城建项目公咨委和金沙洲公咨委。

记者:评选中,“制度建设和行政决策”总分是60分,但53个城市的得分都较低,广州在这一项得分53,名列第一。您分析广州为何能得第一?

首个“三公”经费全面公开的城市

全面强化纠错功能

马怀德:从我们首次测评结果来看,广州总得分234.43分,比平均分高出45.56分,在53个城市中排名第一。在7个一级指标中,广州多数指标都排名靠前,广州法治政府建设整体表现突出,尤其突出的是“机构设置和组织领导”及“制度建设和行政决策”两个指标。总体来说,广州的法治程度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此次评选总分300分,“制度建设和行政决策”占了60分,是分值最高的一级指标。之所以占分最高,是因为在我们看来,制度建设是重点,对法治政府的评价,首先应该着眼于制度建设,建立相关制度,把权力关在制度的笼子里。

公众参与决策:

马怀德:在“监督与问责”及“社会矛盾化解与行政争议解决”两个一级指标中,广州得分低于平均分,处于53个城市的中游水平。

广州比平均分高出45.56分

“制度建设和行政决策”是法治政府建设的七大衡量指标之一,评估总分为60分。广州得分53,排名首位。在制度建设方面,公众关心的问题始终是广州立法工作重点。今年,广州将着力推进商事登记改革、电子商务监管、科学技术普及、最低生活保障以及农村“三资”监管等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配套方面的立法。

马怀德:我们将信访制度建设纳入考查范围,是认为信访制度本身是一个反映民意的渠道,对化解社会矛盾,调处排查社会纠纷有作用。

中国首份法治gdp评估报告——《中国法治政府评估报告2013》中,广州名列榜首。广州究竟是凭什么折服评委,在法治政府建设上一马当先?日前,记者采访了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中国法治政府评估报告2013》课题组负责人马怀德教授,他说,对法治政府的评价,首先应该着眼于制度建设,要把权力关在制度的笼子里,而广州,恰恰在制度建设方面做得很出色,“广州的法治程度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7份司法建议

在广州法治政府建设中,重大行政决策在程序上都必须按照“公众参与、专家论证、风险评估、合法性审查、集体决策”这5个步骤实施。

在评估报告中的“社会矛盾化解与行政争议解决”方面,广州排名第36名。

2012年10月29日,广州第一个“公众咨询监督委员会”(简称“公咨委”)——同德围地区综合整治工作咨询监督委员会代表首次走进市政府常务会议,最终通过将改变30万同德围街坊生活的南北高架桥实施工作方案。

18项立法项目公开征求意见

记者:现在有一种饱受诟病的现象“信访不信法”,为什么测评法治政府还要将信访纳入考查?

截至2013年9月,广州市164个街镇全部公开了2011年“三公”经费决算信息,成为全国首个实现三级政府“三公”经费全面公开的城市。

法治广州5个主要“公咨委”

今年3月,广州市本级一级预算单位齐齐“晒”出2014年部门预算或2014年“三公”预算。此次“晒”预算主要有两大突破:一是在“三公”预算上首次实现全口径公开,领跑全国;其次是在部门预算中首次单列会议费预算。

马怀德:在“制度建设和行政决策”这个一级指标下,一共有4个二级指标,11个三级指标。广州在这些指标中得分都靠前。这主要是因为广州建立了规章合法性审查的制度,在规章公开征求意见、报备、制定相关目录方面都做得比较好,规范性文件公布率也很高,100%公布,另外规章和规范性文件也做到了定期清理。尤其是重大决策方面,制定了《广州市重大行政决策程序规定》,做到集体决策、风险评估、跟踪反馈、结果公开。而这些大多数城市都没有做到——国内建立了重大决策程序规定的城市加起来不超过10个——目前,国务院也正在研究制定“重大决策程序条例”。

“说了不白说”

记者:这次评选广州得分第一,您怎么评价广州政府部门的法治状况?